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

香港有事,黑白支援

香港的歷史又翻過新一頁!自九二八警方以催淚彈懲罰示威者以來,佔中亂港分子於金鐘、旺角、銅鑼灣一帶堵塞馬路,正式暴露美帝及佔中三光頭之狼子野心!其後偉大、光明、正確的共產黨員梁振英卻沒有再用催淚彈甚至橡膠子彈清場,箇中有何因由?

早前以八一七遊行爲梁特首立下汗馬功勞的張融同志,表示正義市民將會自行清場,痛擊佔中亂黨。這固然是不錯的,旺角市民及愛國幫會已經多番出擊,令亂黨氣燄稍減。然而不才作爲梁振英及張融同志的擁躉,卻感到此計不能持久,因爲警方面對清場義舉,竟然出手維護亂黨,築起人鏈阻擋正義市民,並將部分人士拘捕!

雖然警方深知他們都是義憤填膺,才響應陳淨心及高達斌同志的號召出手對付奸邪,所以事後隨即釋放各人,但是這已經顯示,林鄭和葉劉等AO黨、地產黨對鋤奸大業多加阻撓,有意令梁振英同志難堪!甚至曾鈺成還勾結美帝妖邪黎智英,妄圖令佔中之亂延續,藉此推翻特區政府之統治!幸好愛港力諸公今日出動包圍壹傳媒總部及學賊黃之鋒巢穴,稍挫妖邪銳氣,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究竟以後應該如何平定佔中之亂呢?不才之智慧難及各位愛國愛港同志,實難以猜度,卻仍能發現上中奇下四策。

所謂下策,即爲之前兩三日直接衝擊旺角、銅鑼灣乃至金鐘之集會,既會被投降心切的林鄭和有意篡奪特首寶座的葉劉所把持的警隊阻撓,又會被美帝爲首的歐美日傳媒抹黑。

所謂奇策,即爲類似今日包圍壹傳媒總部、黃之鋒巢穴之行動,可以爲各匪首帶來心理震撼,然而警察往往隨後便至,因此不能持久,只能偶一爲之。

所謂中策,即爲昨日的士慢駛行動。或曰,這豈不是令其他人受到不便嗎?正是如此。如果的士慢駛行動可以遍及全港18區,則並不於金鐘、銅鑼灣、旺角居住的民眾,亦會感受到佔中帶來的不便,從而加緊聲討佔中亂黨,當然所有的士及其他參與車輛都要繫上多條藍絲帶,以宣傳我等文明威武之師的實力!

所謂上策,聽起來比較奸狡,然而我國兵聖孫子有云,''兵者,詭道也'',要成大事就不能畏首畏尾,要用多點偷天換日的手段。

不才所想的上策,就是動員大量愛港力、愛港之聲、甚至同鄉會人士,全部戴上黃絲帶,然後到紅隧、獅隧、羅湖橋靜坐。之後再由曾偉雄曾經座鎮的新界北派遣警員逐個據點包圍---當然,要保證此少數精兵不聽從AO黨和地產黨號令,而對黨及梁振英同志忠心耿耿---再交由愛國幫會人士手繫藍絲帶,大叫''佔中擾民,清場有理'',然後示範和平清場,所有黃絲帶人士遇到藍絲帶都要自動起立鼓掌,然後逐一與警員、藍絲帶幫會人士握手。其中新記、和記、冧把高層與督察握手的照片,要交由文滙、大公、商報等做頭版。

如此,則可令民衆感到疑惑,爲何旺角、銅鑼灣乃至金鐘等地的亂黨難以驅逐呢?他們究竟收了多少的美金呢?於是就會對不撤退的亂黨更加反感。如此則佔中亂黨將盡失民心,一觸即潰,然後梁振英同志就可以挾平亂之勢,坐擁黑白兩道、偉大祖國的全力支持,推出二十三條,清算所有反中亂港者!

香港有事,黑白支援。啊,真偉大的景象。

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八一七遊行令跳樑小丑自取滅亡

香港昨天終於創造歷史,以驚天地泣鬼神之勢,舉行了和平普選大遊行 ,各界扶老攜幼參與,有非洲及東南亞愛國愛港同志鼎力相助,更有祖宗顯靈,令人數創新高達11萬人,比一眾以和平爲名,暴力佔中爲實的反動派所策動的七一遊行人數更多,堪稱近年愛國愛港同志的光輝勝利!策劃遊行的張融同志,實應記一功,梁振英因公忘私以個人名義親身支持,更有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之聖賢風範!

此一壯舉非但令反動派面目無光,更令幾個潛伏多時之妖人暴光!例如掃把頭葉劉淑儀,竟於此時安排旗下香港青年會派錢予記者,意圖栽贓嫁禍張融同志賄賂各國義士參與遊行!須知道葉劉乃AO黨要員兼有子女於美帝升學,代表陰暗角落的反對勢力,如今成爲立法會議員,實乃梁振英治港之心腹大患。

尚有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竟發<<鄭伯克段>>妖文,諷刺梁振英及其班子爲叔段一黨,不安於分,昧於實況,不得民心,最終將要被他這位鄭莊公平亂剪除!他不但縱容激進反對派拉布,以收買人心,而且公然拋棄社會主義,鼓勵台灣和西藏獨立,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然而不才以爲,如今看似滿朝妖孽,實則形勢大好!秘密就在曾鈺成<<鄭伯克段>>一文之中。曾鈺成、葉劉、林鄭等妖人,借外國勢力得以竊居高位,近日終於張牙舞爪,插贓嫁禍有之,借古諷今有之,借政改出位有之,皆借英美、地產黨之力敗壞朝綱。然而梁振英雄才大略,內有精忠報國,決心放棄居英權的張融、雄辯滔滔的張志剛、擅打輿論戰的邵善波、有教無類的羅范焦芬鼎力相助,外有偉大祖國全力支持,朝中妖孽之愚行,實乃莊公縱叛以平之,可見其人不但精於謀略,而且善於了解情況,知己知彼 ,焉有不勝之理!他日妖人於普選提名之時,振英振臂一呼,洪門上海仔、警務處處張曾偉雄等即率眾平亂,以大量鐵馬圍之於內,全港警力、洪門子弟斷敵援、破地產黨於外,解放軍於中環殲美帝艦隊於海上,則香港亂局,自當一舉掃平!

香港之亂既平,振英自當另覓賢能代之。不才斗膽獻策,以擅於決斷之吳亮星任立法會主席,則可以随時剪布,挫敗反對派之氣燄;以張融之能幹、善於組織,出任政務司司長,定必勝任有餘;又以張震遠、林奮強之公職經驗,可於立法會爲吳亮星左右手,內朝既安,則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定必水到渠成,所謂泛民、本土派,就只能噤若寒蟬,乃至土崩瓦解!再以蔡耀昌、何喜華、施麗珊等統領新香港人,與舊香港人通力合作,香港自可再現獅子山下之光芒!

八一七遊行,引出一小撮跳樑小丑,以壞梁振英之鴻圖大計,然而他們的惡行終必自招滅亡,如此則香港安定,祖國金融安全得保,有福同享矣!

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論希臘羅馬公民身份(下)

論希臘羅馬公民身份()



上篇講羅馬開放公民身份,積極吸納移民、戰敗國人民及解放奴隸加入公民行列,終於變成西方最偉大嘅帝國,接近擴張嘅極限。爲咗消除內戰,同時令帝國得以正常運作同發展,羅馬帝國嘅公民身份經過兩次重大嘅轉變。


奧古斯都:制度性吸納公民新血,促進帝國繁榮昌盛

帝政初期,意大利半島已經變成羅馬帝國嘅本國,所有原來其他城市嘅公民都變成羅馬公民。於是公民身份如果要繼續開放,就要轉爲向廣大嘅行省人民開放。但如果向全部行省人民開放,唔單止引起原來嘅公民不滿,而且亦會超出當時制度嘅容納能力,最後天下大亂。

深思熟慮之下,奧古斯都將吸納羅馬公民嘅方式制度化。其中一部分政策係由佢養父凱撒生前所制定,就係做醫生同教師可以成爲羅馬公民,不過唔可以世襲。此外,以前亦已經有贈予地方豪族公民權、或者俾有錢人買公民權嘅習慣。更大規模嘅吸納公民措施,同奧古斯都嘅軍事改革有關。

奧古斯都爲咗兵息戰,決定將五十萬大軍大幅削減至十七萬人。但係,呢十七萬人,通稱軍團兵,並唔係羅馬嘅全部兵力。奧古斯都改革兵制之後,每個軍團除咗軍團兵,仲有數目相當嘅輔助兵。軍團兵只限羅馬公民應募,而輔助兵就專爲行省人民而設,而且軍團兵嘅裝備較佳,薪餉較高,服役年期更短,退休金亦更多...即使係咁,輔助兵依然吸引大量行省人民應募,因爲輔助兵退役之後,可以獲得羅馬公民身份,而且可以世襲。

當時嘅羅馬公民比起行省人民,實在有唔少優待,因此能夠吸引行省人民應募輔助兵。例如司法,羅馬公民唔怕受行省總督或者官吏欺壓,因爲有個喺羅馬嘅法院做上訴庭,咁就唔怕俾地方法官屈打成招;想做中央或地方官,更加係非羅馬公民不可參選或投票;最現兜兜嘅着數就係稅制,除咗人人都要俾嘅消費税(税率1%),行省人民每年都要俾10%嘅行省税,而羅馬公民就唔駛俾行省税,只係要俾一筆過、税率5%嘅遺產税同解放奴隸税,而且前者只要係六等親以內繼承就免税,後者其實係奴隸嘅贖身費,主人通常只係暫時代繳......

於是,羅馬公民唔單止有地位,而且有現兜兜嘅着數,足以吸引大量行省民當兵、做教師及醫生;而吸納呢啲以職業貢獻帝國嘅行省民做羅馬公民,亦對帝國嘅防衛同發展有利。於是百多二百年後,羅馬帝國嘅精英階層,包括皇帝在內,就多咗好多以前係行省民、但努力咗幾代嚟貢獻帝國嘅家族。真係好有獅子山下精神...吖唔係,係羅馬精神先啱。事實上,而家唔少國家嘅投資移民同工作移民,喺精神上同羅馬帝國吸納公民嘅措施一樣,可以話,呢個係羅馬重要遺產之一。


卡拉卡拉:行省民自動變成羅馬公民,卒至帝國衰落

奧古斯都改革,奠定羅馬帝國發展強盛嘅基礎。兩百幾年後,一個唔多出名嘅羅馬皇帝卡拉卡拉,頒布咗一個“安東尼奧勒令”,結果摧毀咗呢個基礎。勒令嘅內容好簡單,就係將所有未曾取得羅馬公民身份嘅行省人民,升級做羅馬公民。

公平,真係好公平;大鑊,真係好大鑊。

公平,大家好易理解,因爲所有行省人民---直到呢個時代,依然佔帝國境內大多數---自此變成羅馬公民,享有同等嘅司法權利、政治權利、仲有低稅率。但係大鑊呢一點,如果你唔係羅馬皇帝或者執政官、總督、元老院議員等等嘅國家棟樑,又冇一千八百年後嘅馬後炮觀點,當時嘅人未必咁容易睇得出。

首先,我哋睇返上面,奧古斯都改革之初,點解唔將整個帝國嘅人都變成羅馬公民。就係怕當時原來嘅公民反感,與及要令制度可以容易處理,避免天下大亂。卡拉卡拉嘅勒令,正正就係導致奧古斯都最想避免嘅情況出現。

原有公民嘅反感並未大到排擠新香港人...吖應該係新羅馬公民,但係佢哋當中大多數都係親自或者有先祖嘅努力同貢獻,先至可以成爲公民;但而家嘅新公民,喺佢哋眼中,根本乜都冇做過就有公民身份。而新公民就認爲,好命好過好波,駛乜做輔助兵喺雪山、森林、沙漠同蠻族死過吖,而家皇帝開句聲就令大家都可以拎到着數,哈哈哈,咁搏咁勤力,把鬼咩。結果,就係爲國盡忠、貢獻社會嘅羅馬精神,變得蕩然無存。

失去奮發向上嘅精神,任何制度都好難有效運作,何況呢條勒令嘅後果,會直接沖擊當時嘅各種制度。例如司法制度,本來羅馬嘅“終審法院”只爲佔少數嘅羅馬公民而設,但而家人數一次多咗幾倍,案件數量亦成比例咁增加幾倍,但法官同律師冇辦法同時增加,咁你話,點算?結果就係,終審法院接近癱瘓,十五年後另一個皇帝被逼立法,將終審權交俾行省總督。以前最少有部分人可以上訴,而家個個都冇得上訴,真係好公平。

又例如財政。呢樣就真係小學生都識計,一生人交一次5%嘅遺產稅(仲要六等親以內免税)、解放奴隸税,同每年10%嘅行省民税比,邊樣嘅稅收多啲?咁你話,咁搞法帝國財政一下子少咗咁多收入,點算?嗰陣又未有債券,何況債券都要有足夠稅收擔保先有人敢買,唯有每次政府要錢嘅時候就加新税,加下加下稅率就高到不得了,同時税項多到記唔住。羅馬本來嘅簡單低税率稅制,就變成複雜高稅率稅制,而全體羅馬公民,不分新舊都要硬食,真係好公平。

更大鑊嘅係軍事。輔助兵之所以可以忍受低薪同更長嘅服役年期,完全因爲退休之後可以得到羅馬公民身份。而家忽然間人人都係羅馬公民,咁輔助兵自然會要求同軍團兵同工同酬,雖然會大大加重財赤,但係咁先公平㗎嘛。

不過,喺羅馬嘅軍隊入面,公平係會好大鑊。首先,輔助兵最大嘅吸引力在於退役後嘅公民身份,而家忽然冇咗呢重吸引力,就令行省嘅“新羅馬公民”再冇動力當兵,做成徵兵困難,即使後來同工同酬都冇辦法湊足新兵。其次,以前輔助兵表現得好,可以升格做軍團兵,甚至做百夫長同軍官,而家冇咗升做軍團兵呢部分,就令佢哋當中嘅大多數都唔再願意爭取表現,而原有嘅軍團兵亦因缺少競爭而變得怠惰。

呢個公平咗但又懶咗嘅軍隊環境,加上日漸加劇嘅財政赤字、時有時冇嘅軍餉,與及全體新舊公民突然失去奮發向上嘅動力,結果就係後世所謂嘅三世紀危機:蠻族屢次擊敗羅馬軍,喺帝國境內燒殺掠奪;將領擁兵自重,各據一方,內戰打個不停;行政癱瘓,法律廢弛,各級政府無法運作。最後羅馬帝國實在太亂,於是戴克里先爲咗重整帝國,決定將帝國嘅根本,由法治改爲高壓極權,羅馬帝國於是變質、最後瓦解。當然,喺帝國末年,幾乎人人都要交重税,俾蠻族搶過幾次家當,最後成個西羅馬帝國滅亡,齊齊做亡國奴,一樣係好公平。


國家的公民如何,國家的日子也必如何

由希臘羅馬文明嘅公民身份變遷可見,公民身份有幾開放、點樣開放,都會影響國家嘅發展。因此後世對於公民權利義務點樣界定,點樣吸納移民,都視爲重要嘅國策。太狹隘會妨礙發展,太開放會敗壞國政,人人冇權同人人都有好多權,同樣會危害國家生命。國家的公民如何,國家的日子也必如何。

論希臘羅馬公民身份(中)

論希臘羅馬公民身份()



上篇講完希臘城邦嘅公民身份,呢篇開始輪到講羅馬嘅公民身份。羅馬人嘅公民身份同希臘人唔同,於是國家嘅發展方向亦唔同。


羅馬王政及共和:公民身份成爲擴張工具

羅馬建城之初,出現以下嘅故事:

羅慕路斯佔七山爲王,建立羅馬城。但係當時嘅羅馬人多數都係第二度嚟嘅逃犯、奴隸、貧民,幾乎個個都冇老婆,於是佢哋宴請附近嘅薩賓人,然後老笠咗幾百個女人。薩賓人當然唔肯罷休,出兵攻打羅馬,就喺雙方死傷眾多之際,薩賓女人帶埋仔女一齊衝出嚟,擋住雙方唔俾佢哋打仗。原來佢哋已經同羅馬人結婚生仔,唔想老公同自己外家打仗,希望佢哋講和。結果羅馬人同薩賓人講和,而且薩賓人全體搬入羅馬城居住,享有同羅馬人一樣嘅權利,羅慕路斯同薩賓人國王共同爲王。

呢個薩賓婦女嘅故事,反映出羅馬人同希臘人喺公民身份方面有唔同嘅概念。希臘人認爲,公民權係睇血緣,完全唔接納外國人同奴隸做公民;但係羅馬人最少願意定一個條件,嚟吸納其他地方嘅人做公民。而羅馬建城之後經歷七個國王,當中大部分時間都係進行“征服鄰近城市=>吸納戰敗城市人民做羅馬公民”嘅擴張工作,同時亦以開放嘅羅馬公民身份嚟吸引其他地方嘅人移民。

後來羅馬城驅逐國王建立共和,依然繼續進行征戰。因爲羅馬城已經好多人,加上周圍容易征服嘅城市都已經被吸收,所以佢哋冇再將戰敗城市嘅人全部吸納。但係,佢哋建立羅馬聯盟將鄰近嘅城市接收,令佢哋成爲永久性嘅同盟或者附庸,同時賦予選舉權同被選舉權以外同羅馬公民權同等嘅拉丁同盟權,佢哋如果肯搬入羅馬,更加可以移民成爲羅馬公民;同時,古代有戰爭就會有人被俘虜淪爲奴隸,但係羅馬人鼓勵奴隸儲錢贖身成爲解放奴隸,佢哋嘅仔女就可以獲得羅馬公民身份。

到後來羅馬聯盟嘅範圍擴大到整個意大利半島,羅馬聯盟嘅其他城市公民,希望能夠獲得羅馬公民權,但羅馬拒絕,於是佢哋決定出兵攻打羅馬,結果羅馬雖然打敗呢啲城市,但由於呢個係利用羅馬公民權嚟分化造反城市嘅結果,所以呢啲城市嘅公民終於得償所願,全部成爲羅馬公民。


開放公民身分,做就帝國但摧毀共和

開放公民身份嘅好處,同上篇講嘅完全封閉希臘公民身份相比,實在顯而易見。羅馬公民嘅人數,因爲積極吸納其他城市嘅公民而不斷增加,由幾千人增加至幾十萬人,因此兵力亦比任何希臘城邦都多。雅典喺西西里損失三萬人,就足以導致衰落,但係羅馬喺第二次布匿克戰爭俾漢尼拔大敗三次,其中坎尼會戰有近七萬人戰死,但係依然能夠不斷徵兵再戰,唔單只鄰近城市願意提供兵力,連奴隸都可以即刻解放組成軍團,卒之轉危爲安,將大敵迦太基打敗,成爲地中海霸主。

不過開放嘅公民身份亦做成危機,最終摧毀共和。喺我之前嘅文章(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11/51464)就提過,羅馬嘅投票制度係一種要經過公民討論再投票嘅直接民主制度,而直接民主制度有一個特點,就係人多就會癱瘓同腐化。因爲人多就好難透過商議同辯論,令所有與會者可以思考各方立場再投票---聽又聽唔到,講又冇機會講,甚至場都入唔到,呢啲討論會點參與呀?呢點各位如果有參加反國教集會,而又入唔到政總大門嘅,一定即刻明白。結果就係,賄選造票取代商議辯論,內戰又進一步取代公民大會主宰國政,最終摧毀羅馬共和。

而當羅馬共和名存實亡,即係屋大維獲封爲第一公民及奧古斯都兩大頭銜之日,羅馬已經變成本國範圍覆蓋整個意大利、行省遍布整個地中海及西歐,西方史上最偉大嘅帝國,咁亦導致羅馬公民身份出現變化。

論希臘羅馬公民身份(上)

輔仁投稿版在此。爲怕有人too long don't read,於是網誌以原來分成三篇嘅方式刊登。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2/31/58942

論希臘羅馬公民身份()




身份,從來都係人類活動嘅基礎,所有家庭、機構、以至社會,都有將人劃分爲唔同身份嘅習慣。而且呢個分類係立體嘅,既有水平嘅內外之分,亦有垂直嘅上下之分。可以話,呢樣係源於某種生物遺傳,自然會出現嘅人類本能。

當我哋將人類嘅組織規模擴大,直到國家嘅層面,就會發現,有一種身份特別重要,可以話係現代國家嘅基礎:公民。公民,現代嚟講泛指一國之中有權參與國政嘅人,附帶有各種權利同義務。而呢個概念完全由西方而來,所以直到今日,香港呢個中國殖民地依然好多人完全唔明何謂公民,或者一知半解。

就算喺西方,公民嘅概念都經過唔少轉變。以下就簡介希臘同羅馬嘅公民身份概念,順便以馬後炮角度講解一下當年嘅概念帶嚟乜嘢後果。至於借古鑑今?well,冇話唔得嘅,但係咁,如果想做真正公民,麻煩先幫香港解殖,因爲殖民地蟻民喺政治上根本冇權話事,冇得參與話事過程就唔係公民,完。


希臘城邦時期:極爲封閉的公民身份

有人認爲,希臘城邦係現代西方政體嘅根源,實際上唔可以好簡單咁講,西方國家嘅政治制度源於二千幾年前希臘城邦嘅某某制度,好多時最多只係個名似,內容已經好唔同。起碼,現代西方國家界定公民嘅方式,已經同希臘城邦時代差好遠。

希臘城邦嘅公民身份可謂非常封閉,取得方式只有一個:父母都係該城邦嘅人,所生嘅成年男性。係呀,就係咁簡單,因爲希臘城邦並非現代國家,而係部落遷徙然後定居,再發展出嚟。部落嘅排他性非常徹底,完全以血緣劃界,成員只會來自同一祖先嘅幾個氏族,希臘城邦幾乎完全繼承呢個特徵。

當時城邦公民身份封閉到不得了,所以根本冇移民嘅概念,外邦人嚟到城邦之後,無論幾傑出,都唔會取得城邦公民資格。例如希臘三哲都係喺雅典教哲學,其中蘇格拉底同柏拉圖都係雅典公民,但亞里士多德嘅哲學成就唔差得過前面兩位,而且係亞歷山大大帝嘅老師,又開學堂教哲學,居然從來冇取得過雅典公民身份,喺現代嚟講都幾出奇,現代國家莫講話對國家有傑出貢獻嘅偉人,就算本來揸嘅只係工作簽證嘅普通人,都有機會拎到國籍與及全套公民權利。但係希臘城邦就係咁納粹,你唔係阿利安人...吖,應該話唔係雅典人嘅話,你身身世世都唔係雅典人,呢一點所有城邦都係一樣。

一開始我講過,人嘅身份有內外之分,亦有上下之分。希臘城邦入面上下之分係乜嘢呢?就係奴隷、農奴之類,永遠唔會做到公民。而通常公民之間亦有等級劃分,等級之間亦不能僭越。即使雅典公民有同等政治權利,到行軍打仗嘅時候,亦要按照財產劃分,有錢人可以騎馬做騎兵,普通人就要落地做方陣步兵,窮人就要做冇裝甲嘅輕裝步兵或者水手,就算你武功蓋世,只要你係最低層嘅公民,都要喺戰船入面划槳。


封閉公民身份,提高城邦凝聚力但限制發展

希臘城邦源於部落傳統,因此公民劃分亦帶有部落色彩,只睇血緣關係,極之排外,就算係納粹都唔會封閉成咁。以現代人嘅眼光嚟睇,呢啲就係封建落後,連意大利黑手黨教父都收契仔,啲古希臘人竟然文塞到咁...

不過,正因爲封閉,所以有現代國家難以想像嘅凝聚力。最少係伯羅奔尼撒戰爭之前,希臘城邦嘅凝聚力極強,公民幾乎人人爲國盡忠,永遠同城邦榮辱與共,一言以概之,即係“公民即國家”。呢種凝聚力喺戰爭時期特別有用,佢哋面對外敵,城邦內部可以團結一致,死纏爛打,直到敵人知難而退爲止。例如波希戰爭嗰陣,波斯人喺溫泉關以幾十萬大軍進攻得千分之一數量嘅希臘聯軍,竟然足足被阻擋三日;雅典城被波斯人佔據,但雅典人並冇投降,反而喺全體撤離雅典城之餘聚集海軍,喺薩拉米斯海戰大破強大嘅波斯艦隊。呢種成就,只有希臘城邦先做得到。

不過希臘城邦之所以能夠以小勝大,仲有另一個原因,就係佢哋本身就好戰成性。呢個特質,結合埋公民身份對外、對下都絕對封閉嘅性質,就有一個後果:人力不足,發展嚴重受限。又以雅典爲例,雅典曾經稱霸愛琴海,半個希臘都以佢馬首是瞻,但佢嘅公民數量真係少到嚇親人:就算係鼎盛時期,都只有約六萬人。六萬人,香港搵四、五個大型屋苑,居民數量都一定多過呢個數字。所以佢哋無論打贏幾多仗,都冇辦法徹底控制勢力範圍入面所有城邦,更加唔駛講將呢啲小城邦同化,變成一個大雅典,因爲六萬人實在太少,如果分成幾十個小部隊,分散喺海岸線複雜嘅希臘入面,好容易就會被逐個擊破。而雅典人又唔會開放公民身份,俾任何非雅典人,或者人數比公民更多嘅雅典奴隸。斯巴達嘅情況一樣,佢哋嘅步兵戰鬥力超群,但係公民數量更少,所以即使擊敗雅典成爲新霸主,都冇辦法長期維持霸權。

每個希臘城邦嘅權力基礎,只有幾百至幾萬個公民,而公民嘅增長方式又只有自然增長一個方法。所以任何敗仗對城邦嚟講,都係一個巨大嘅災難。雅典就係因爲喺西西里全軍覆沒而衰落,但事實上,佢哋損失嘅只係大概三萬人,如果係其他型態嘅國家例如波斯帝國,或者係當時嘅北方蠻族,佢哋好多時輸一場仗就死傷被俘共十萬人,然後好快又可以聚集兵力再打一仗。但係對雅典人嚟講,就等於死咗一半以上嘅公民,立即做成希臘世界巨大嘅震撼,足以成爲佢哋所有敵人撕毀和約重新開戰嘅充分理由。最後,經過連年戰亂之後,希臘城邦嘅呢個缺點,令希臘始終一盤散沙,無法抗拒馬其頓、羅馬嘅征服,而希臘城邦亦成爲歷史陳跡。

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

十九流奴才專倒主子米

一年前我寫咗一篇文章(http://jcch-land.blogspot.hk/2012/11/blog-post.html),講當時政府啞忍某政權寵物嘅亞視,實在係九流奴才嘅所爲。早幾日,政府公布咗電視免費牌照嘅申請結果,香港電視竟然落選,咁我又寫篇續篇講下呢件事啦。


其實,如果由開始討論發免費電視牌嘅時候講起,當時嘅政府都係奴才,但絕對唔會衰到九流嘅地步。王維基自己講,係200912月政府主動打電話邀請佢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然後又喺2011年喺將軍澳批地皮俾佢起電視城,你話,嗰陣政府未必知道王維基係咪會令電視界翻天覆地,但肯定有誠意俾佢大搞特搞,而既然搵得鬧亞視唔應該做中央十台嘅維基,咁一定係唔順超亞視啦。依照我上篇嘅標準,大概上屆政府係想做一流奴才,又或者真心想改革電視廣播界,所以先會搵呢個翹口杉手嘅人嚟玩埋一份。何況佢都成日話,自己唔想搞新聞,淨係想拍劇,又做過政協,應該對某政權冇威脅喇啩,香港人好易滿足,有好戲睇仲上乜鬼街吖。


但真係估唔到,一到689上台,就成件事都變晒,由上年年中王維基已經批評政府拖延發牌,其實已經聞到政府浸除唔同咗,當然,喺其他方面其實全香港都聞到。然後就係亞視兩次喺政總示威,結果政府從惡如流,就咁收咗香港電視皮...


蠢,真係蠢,真係好鬼蠢。要玩敵我分明就玩得明顯啲,邊有人會攬住隻癲狗攬得咁肉酸,仲要照舊俾隻狗咬到流晒血,話唔排除採取進一步行動先得㗎?係攬就攬得好啲,直頭話而家兩個電視台就夠吖嘛!話就話嗰兩個台冇免費頻譜,但佢哋只要用一蚊台嘅信號傳送方式就可以俾大部分住戶睇到,對垃圾亞視都好大威脅!何況家陣維基唔係自己友,九倉有線同小超人Now就係自己友喇咩?佢哋選特首嗰陣有投689咩?


OK,就算唔用689最鍾意嘅敵我矛盾,用佢老闆即係某政權嘅河蟹維穩嚟講吖。香港電視嘅節目質素,大家有目共睹,睇完片花會好期待睇晒成套,香港嘅節目幾耐未試過咁?就算係不問世事唔講政治嘅師奶,都會睇電視,想睇好嘅劇集啦。政府用咁肉酸嘅方式收香港電視皮,係咪想連最維穩嘅師奶都逼上街頭?


我上一篇講嘅奴才論,就算係九流,都唔會特登倒主子米,但今屆政府,特別係689同埋頭馬將痔幹,就真係倒米到不得了,九流都不如,頂盡都係十九流。第日周街香港旗、港英旗、甚至維園播HKTV節目嚟反抗政府同某政權嘅時候,唔知佢哋有乜下場?